the-villainous

【红短】漩涡

依旧ooc,(伪)现实向,有些细节和现实中略有改动

灵感来源:漩涡-彭羚

深爱极了的一首


————————————————————

bgm:http://music.163.com/song/27483196?userid=41962276 





2013年8月10日,SGL竞技球场。

天气有点反常的高温,就像这个年轻人难以控制的激动心情。

他刚刚得知不一会自己即将被换上场。

Erik不安地舔了舔嘴唇,他觉得自己有些过热了。


离常规比赛时间结束还有3分钟,作为前锋的Erik替下了整场状态极佳的莱万。

这个21岁的年轻人又不自觉地舔了舔唇,在几万人地注视下迎来了自己在新东家的德甲首秀。


几分钟之后,终场哨响,Erik这才从激动和紧张的网中挣脱。他大口地呼吸,如同重回水里的鱼。Erik茫然地站在那,脉搏依旧疯跳,大脑里却什么想法也不见了。直到队友从四面八方冲过来抱住自己,他才意识到比赛……好像结束了,他们好像赢了。


球迷的欢呼突然挤进耳朵。

Erik在球队的欢笑里有些担心自己这几分钟的首秀。他知道胜利其实在自己上场之前就已注定,他只是希望自己可以给教练和球迷留下一个好印象,来证明签下自己并不是个愚蠢的错误。

Erik扯着嘴角从教练手中接过水壶,好让自己看起来放松一些,于是他又下意识地添了舔嘴唇。

「踢的不错,」

教练笑着拍了拍他肩膀

「很有活力,说起来你这样其实更适合边后卫。」


边后卫?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位置。Erik有些疑惑地看向教练。

大胡子教练透过眼镜笑得睿智,「相信我的眼光,小伙子,我们待会可以好好谈谈」



接下来的比赛,球迷们并没有看到这个新人出现在赛场上,相反他一直坐在替补席的教练员们旁边。

就在球迷和媒体已经要把这个21岁的年轻人淡忘时,他出现在了首发名单。

以一个右后卫的身份。

并在10天后的比赛里,他再次以左后卫的身份首发出场。


「好像成为后卫的感觉也挺好」

在他成功助攻莱万率先打开局面时,Erik这样想着,自己大概终于可以在这个新家庭安稳下来了。



在受改造的这些日子里,这个急于证明自己的年轻人像夏天里球场边疯狂生长的野草,跟着教练员,跟着队友一点点汲取着成为一名边后卫该有的知识。

Erik掌握得很快。

可是依旧不够啊,Erik有些着急。

年轻人迫切地想要成长,想要打上主力,他不想再只是待在板凳上,不想再被球迷只是称呼为那个新来的,不想再忍受与心爱的绿茵场分离的滋味。

那个大胡子眼镜主帅看得出年轻人的急迫,于是在训练结束的时候提了一下可以看看世界顶级的边后卫的比赛录像。

Erik几乎马上就冲了回家找了起来。

于是在这暑气未消的一个月里,Erik研究完了当时德国最佳边后卫Philipp Lahm的每一场比赛。


一场一场的录像被啃完。

Erik很难想象这个只有170的小个子能在球场上爆发出那么大的能量,也很难想象这个看起来有点娃娃脸的男人能冷静地在球场上组织梳理掌控全局。

「这就是顶级边后卫的样子啊……」

Erik暗暗赞叹,在他心里默默地把这个男人的名字画了一个圈。

「如果有朝一日能和他一同踢一场就好了。」

边后卫技术还没熟练的Erik觉得自己有点妄想。



似乎每晚的录像观摩在起作用,Erik在队内对抗中表现得越来越出色。

在赢得了第一次作为边后卫首发出场之后,Erik慢慢稳定了球队中主力的位置。

他开始慢慢熟悉作为一个后卫的思考方式,也开始慢慢习惯承受一场场为全欧洲球迷最多的球队效力的压力。

几万人的摇旗呐喊,零星几人的观战

无数次的球迷签名合照,走在街上的无人问津

有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和父母的合住

一切都变得截然不同,如同身处于平行世界一般。

Erik觉得现实依然像浮在云里,轻飘飘地,好无实感。

大约一切都变了的时候,唯一有现实感的是自己每晚闲时看Philipp Lahm的比赛录像的习惯吧。

Erik有些庆幸,「还好有这个习惯在」


在一遍遍反复回看之时,Erik觉得Philipp好像在他心里的位置有些不一样了。

好像不止再是偶像和努力目标那么简单,他越来越有要细细了解这个人的冲动。

在网上遍布的视频里,Erik看见了各种各样的Philipp。

可这还不够,他想亲眼看看他球场下生活里的样子,训练时的样子,生动地在自己眼前的样子。

年轻人的目标不再仅仅满足于当初的一同踢一场,他想走近一点,再走近一点,能和他并肩同行就好了。

Erik甚至还想,想自己如果能走进,存在于Philipp的运行轨迹里就好了。



「Philipp一定是个漩涡吧……」

在某一刻Erik这样觉得。

「不然为什么自己会陷进去呢。」



Erik的心在一遍遍地反复回看时如无人驾驶般不可控制地驶向那个名叫Philipp的车站。




当Erik突然意识到自己会不断和Philipp交手时,他觉得自己傻透了。

为何自己始终忘记了Philipp就在同一联赛的事实,大概是潜意识里自己始终在回避自己会被Philipp按在地上摩擦的现实?

Erik有些自我放弃地寻找原因。


虽是这样想,然而年轻人的热血来得突然,Erik觉得自己如果能表现得出色一些,是不是就会让对方有那么些许概率留意到自己,是不是自己也就有那么些许概率会站在对方身边,是不是有那么些许概率会进入那个名叫Philipp的漩涡中。


「我还需要再优秀一点才行啊」



那段时间里每个球迷和媒体都在谈论黄黑军团中那个异军突起的年轻边后卫。年轻人就像他的年纪所代表的那样,用22岁永不枯竭的活力和激情,每场比赛都在疯狂进步。

优秀的技术以及卓越的球商,让俱乐部和球迷都在庆幸当时买下他是个多么睿智的决定。只有Erik知道,自己做得不够,还不够,自己和Philipp之间依然隔着看不到边际的荒原。

Erik望着屏幕里那个触不到的小小身影,心在一点点下坠。他追逐的那个人是一定不会回头看他的吧……

解说的声音依然透过耳机刺激着鼓膜,显示屏的光融进年轻人的瞳孔明明灭灭。

「既然这样,那我只好再努力一点走向他了」

年轻人带着绝望的喜欢以及这个年纪特有的莽撞和勇气不可抑制地跌进那个看起来深不见底的漩涡。

心甘情愿。


在那个愈来愈冷的半年里,Erik靠着那颗向Philipp而行的心燃烧了整个威斯特法伦球场。



终于,在一轮又一轮的比赛中,Erik碰到了那个无比熟悉却依旧陌生的人。


Philipp的个子好像比他想的还要小一些

他看起来好像要更瘦一些

他在球员通道里也会和小球童说话啊

他笑起来比那些个视频里拍的还要再好看一点

他的眼睛好像还要更深邃一点

………


Erik的心在球员通道里看到Philipp的一刹那就突然开始狂跳不止,紧接着脸也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队友以为是第一次和德甲霸主比赛的紧张所致。Erik从没这么感谢过自己爱脸红的属性。

年轻人反复地舔着唇,好让自己过于疯狂的心跳平静下来,虽是徒劳。Erik近乎痴迷地描摹着那个出现在脑海里无数次的人的背影,描摹着他刺喇喇的短发,描摹着他的后颈,描摹着他肩脊、腰臀、小腿和脚踝。

还有他那可爱的耳朵。

「想咬一口啊……」Erik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他赶紧低下头,深呼吸了几口,羞赧使他脸烧的更厉害了,于是他又下意识地舔了舔唇。

「还好没人注意」Erik松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来,但视线又不可抑制地黏上那个背影。

也许感受到了背后灼灼的目光,Philipp回过了头,撞上了一个脸红得有些可爱的年轻人的慌乱却又干净的眸子。

Philipp朝对方笑了一下,他知道这个男孩,是一名成长飞速的边后卫,和自己同样位置,未来也许会是自己的接班人。想到这里,于是Philipp又朝对方竖了个大拇指。

Erik没有料到Philipp会突然回头,慌乱之中他觉得自己一定冒犯对方了,可是出人意料地对方冲他笑了,甚至还竖起了大拇指。


「他回头了!」

在那一刻,Erik高兴的喊叫快要溢出喉咙,他的心一遍遍地高高跃起,心底的声音一遍遍地欢呼这句「他回头了!」。他感觉自己下一刻就会开心得晕过去。

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Erik突然觉得好像自己的努力见到了成效,自己应该是被记住了。

「看来他知道我了」Erik有了些得意的雀跃,甚至慌乱的心此刻也好受多了。

他低下头闭上眼睛,又深呼吸了两次,舔了舔嘴唇,抬起头来。

目光变得平静而坚定。

Philipp再次回头时就看到Erik努力平复心情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单纯懵懂得可爱。以及……那个无意识的舔唇……Philipp不想承认在那一刻他的心跳空了一拍。



比赛毫无意外地激烈,但是对于Erik来说,在接到那个微笑和鼓励以及开场时握住的那只手之后,一切都已经足够美好了。



在那个赛季之后的比赛中,Erik一再地碰到Philipp。Erik渐渐可以赢下和Philipp的一对一,Philipp也在这个年轻人的惊人成长中看到他的未来也将和自己一样会成为德意志战车中重要的一环。司职同样位置的二人在一次次地面对面地交锋中愈发的熟悉对方。他们知晓对方喜欢的跑动路线,甚至能互相看透出脚前的对方的假动作,只是球场下的生活依然像两条平行线,似乎永远不可能迎来交点。


两颗行星在共同形成的系统中远远近近,只是在某时相遇,而后又陌生地望着对方的轨迹。



然而交集来得如此之快。


第二年的世界杯集训,Erik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地被选召了。当Erik得知自己即将在南蒂罗尔实现无数次幻想过的画面时,他觉得上帝是真实存在的。

年轻人再一次庆幸自己当初接受了改变,他甚至一再地感谢命运奇妙的安排,能让那么一个熠熠生辉的人出现在自己乏味的生命里。


5月末的意大利北部山区温度还有点低。清冷的风裹挟着远方群山的草木气息使睡意尚且朦胧的人冷不丁地清醒起来。但是不包括Erik。

失眠了一夜的他激动和欣喜散落的满心都是。想要见到Philipp的心情从来到训练基地的那一刻就开始发酵。Philipp回归的日子越近,Erik那盛着说不清甜蜜情绪的内心越满。


「如果对他的想念是一个气球的话,那它现在一定爆炸了吧」

想到这里,Erik脸咻地红了起来。



熟悉的小个子迎着阳光走过来,头发上还带着些许未消散的雾气和凝结的露珠,就像……就像晨练时林间遇见的小松鼠。尽管浓密的眉毛和深邃的眼窝使Philipp看起来有点严厉,但是微微笑起来的嘴角还是使Erik觉得他们队长亲切极了。

年轻的队员们列队在一旁笑着拍手,迎接队长的回归。


Philipp的视线一个接一个扫过这些年轻的面孔,不出意外地都在联赛中碰过面。他的视线最后停留在队尾的那个年轻人脸上。他记得这个年轻人,Erik Durm,和自己一样可以踢双边卫,哦,对了,他好像还有点爱脸红。

Philipp想起第一次在球员通道里相遇时那对慌乱又清澈的眸子和年轻人稚嫩平复心情的模样,还有那个令自己心跳漏拍的舔唇。哦,一想起那个印象深刻的舔唇,Philipp的心跳再一次漏拍了,于是下意识里冲Erik露出了一个浅笑。


当Erik又几近痴迷地打量Philipp时,他发现对方的视线来到了自己身上,脑子里那积攒下来的日复一日的幻想与渴求在一瞬间轰然将理智冲毁。

「他终于不是在比赛中才看到我了啊」

惊喜突如其来。

他怔怔地迎上那个有些温暖的目光,怔怔地看着对方的眼神仿佛回忆起什么失焦再聚焦,怔怔地被对方望着他的浅笑击中。



「如果能和他一起形成漩涡,最后的结局我甘愿沉没消失为一朵水花……」

在那一刻,Erik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个。



有了Philipp之后,Erik觉得每天的训练都是快乐的。

他可以在训练时肆无忌惮地盯着那个一遍遍描摹过的身影,也可以在休息时寻找生活中的那个人身上一个又一个以前无从知晓的小细节。

Erik像一个兢兢业业的挖矿工人,一点点挖掘那个丰富而隐秘的Philipp矿。


由于处于同一位置的原因,Philipp和Erik愈发熟悉起来。当然,是在生活里,球场上的二人已经相当熟悉了。

Philipp发觉了这个年轻人想要和自己再走近一点的小心翼翼,于是在训练里主动对Erik进行了更专业的指导。

大概是被这样的主动鼓励了,年轻人便放着胆子在休息时也凑了过来。

Philipp知道自己私下里其实是个不太愿意生活被他人窥探的人,可是面对这个有些单纯直白的年轻人,他的原则有些让步。

话本身并不多的自己竟然成为二人中的诉说者,Philipp惊讶自己在面对Erik时的变化。

「还有什么好像也不一样了……」

敏感的队长觉察出了自己在面对Erik和其他年轻人之间隐约的不同,但是却又说不清这不同到底在哪。就算理智如往常,此刻Philipp也开始觉得有些烦乱了。Philipp不喜欢这种朦胧不清却暗流涌动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什么漩涡。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很快就被球队中的大小事务给冲淡了。足球就是有这种魔力,一旦你踏入其中,他就马上渗透到你脑袋里的每一处,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统统挤占掉,说是逃离现实也好,总之你的脑海里想的全都是他了。

Philipp很满意这种脑袋里全是足球的状态,虽然忙碌,但是条理分明,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有条不紊地进行每天的工作。虽然那个模糊的感觉总是在机器运转的间隙突然间冒出来,在被足球挤占的剩余空间里小火花似的闪烁那么一下,但是Philipp没有再揪着琢磨。「随它去吧」Philipp想着。




南蒂罗尔的空气已经已经带来初夏的气息,群山更葱翠了,晨起时的冷峻空气已经全然变成了舒适的微凉,如同Erik认为的自己和Philipp之间的关系。

经常在一起的训练使二人更加熟络起来,Erik可以在铲断Philipp的球之后幸灾乐祸地揉乱这只松鼠的毛,而Philipp也时常恶作剧般袭击这个腼腆年轻人的关键部位,然后哈哈大笑地看着对方脸红到爆炸。

甚至在某一天就餐时,Erik和Marco、Mario、Andre拿着手机瞎拍打闹时被Philipp从盘子里顺走了那块好不容易才抢到的肘子。Erik脱口喊出了「嘿!Philipp!」而队长丝毫没在意称呼、满脸都是顺走那个肘子洋洋得意的笑。

从这之后,Erik与Philipp的关系在「队长」到「Philipp」的转变下愈发接近。


「熟悉一点,再熟悉一点……」Erik时常觉得自己贪心得就像个要糖的孩子,在尝到甜蜜的味道之后忍不住想要更多。这种贪欲使Erik羞愧难当,但是那颗心却愈加疯狂地脱离掌控奔向Philipp。

年轻人的喜欢带着那么些羞愧、那么些笨拙、那么些怕对方发觉的小心翼翼,也许还有点希望对方发现的盼望,如同正午里南蒂罗尔群山中吹来的热燥燥的风。

矛盾却简单直白的感情在这个慢慢到来的夏天里变的愈加热烈。



Philipp其实不是没有感受到年轻人对他的过分热情。

当他每每望向那对灰蓝色眸子,都能深切感受那双眼睛里所流转的炙热温度。可是理智告诉自己,在这种身份下、在现在的处境中他没法接受这样热烈情感,即使自己知道自己心中那不断闪烁的火花正在成为难以扑灭的火焰。矛盾让Philipp觉得自己仿佛手握一块被冰封住的烈火,他甚至不敢再直视Erik的眼睛,他觉得Erik的灰蓝色眼睛多么像手中的那块冰。Philipp不想最后以让对方的心变得千疮百孔为结局,更不想让自己的将来变得不再那么可以预料。但是可笑的是,自己却在不自觉地接纳着这个年轻人对自己生活的入侵。他无法抗拒这该死的想要走近Erik的冲动。

他知道自己是藏在理智幌子下的懦弱,也知道自己辜负的那颗赤诚的心是多么的美好,可是在看到这个巨大而未知的漩涡时他仍旧因为恐惧未来而选择退缩了。

「我可真他妈是个自私又胆小的混蛋!」



然而就在Philipp想要自欺欺人地选择继续无视Erik那隐晦而直白的爱意时,原本平衡的状态就像平静的水中投入了一粒钠,在那个清晨变得不可控制的爆裂了。

在前一天约好和Philipp一同早起爬山后,Erik已经提前早早爬起等在大厅。

天刚擦亮,还能看残留在穹窿里的星子。

果不其然,Philipp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20分钟。但看到已经等在那里的Erik,他还是失笑地道了歉

「抱歉让你等很久了吧。」

「没没没,我也刚到没多久……」Erik的脸又迅速红了起来。

「你还真不适合撒谎啊,Erik」Philipp调侃道。

Erik红着脸低头看了看脚尖。


二人披着残星在驻地周围的原始林间穿梭。慢慢亮起来的天色和初夏清晨混合着花香草木味道的清爽空气令Philipp和Erik心里透着说不出的轻快舒爽。

崎岖的山道并没有阻挡二人聊天的心情。Erik说着自己从小以来的梦想,说着自己如何从一名前锋被改造成了一名后卫,说着被豪门签下的激动和入选国家队的不可思议……Philipp说着当年自己像Erik这么大的时候的样子,说着在家门口错失冠军的惋惜,说着对马上要来的巴西之行的期待……聊天伴着林间的鸟叫虫鸣进行地温柔且愉快,只是二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把有些话说出口。

也不知道究竟走了有多远,阳光已经穿过叶间的缝隙漏过来的时候,Philipp和Erik终于停下脚步,来到一块溪涧旁的石头下坐下休息。

Erik因为走了很久的缘故鼻尖上已经带了汗珠,他微喘着挨着Philipp坐下,看了看清澈的溪水,脱了鞋卷起裤脚,把脚伸进冰凉的水里。

Philipp看他这样,也脱了鞋把脚放进了水中。

雪上融水的寒意使Philipp打了个激灵,两只脚丫子受不了地搓了搓。Erik见状低头失笑起来。

「Philipp果然可爱得像只小松鼠」Erik望着那对看起来过于小巧可爱双脚感叹。

Philipp还在低着头用两只脚和冰凉的溪水作斗争。连接过Erik的水到喝好还回水壶都依然在嘟囔着水怎么那么凉。

Erik看着这样的Philipp腹诽到「谁又能想象到平时看起来那么冷静的队长可爱起来会是这幅样子呢。」

于是他接过水壶不假思索地就把嘴巴对上了刚刚Philipp喝过的位置。

当Philipp终于从和溪水的斗争中抬起头望向身边人的时候,正好望见了这一幕。

年轻人仰起头喝水时上下滚动的喉结「轰」地给了Philipp的心脏一个重击。他怔怔地看着一束穿过叶片漏下来的光恰好洒在Erik的金发上,光线里飞舞的花粉和尘埃折射出美妙的金色光彩,男孩子微微发红的双颊和鼻尖上残存的汗珠,还有脸蛋上细细密密地绒毛,就像晨间树枝上挂着的那颗熟透了的蜜桃,充满着诱人的甜香。

Erik感受到身侧人望着自己的充满热度的目光,心脏也开始狂跳。他侧过脸,欣喜地迎向那已经被心动占据地双眸。年轻人的五官在逆光的阴影里变得更加立体起来,深邃的眼窝和浓密的睫毛在眼睛上投下模糊不清的黑影,变得更加幽深而迷人。

Philipp看得呆了。

直到唇上传来带着水珠的柔软触感,Philipp才回过神来。放大的脸,紧闭的双眼,颤抖的睫毛,小心屏住的呼吸,还有皮肤灼灼的温度。

Philipp是那么地想沉没进这一刻。

但脚下冰凉的溪水却使他的理智不得不重新启动。他推开了Erik,年轻人也如梦初醒,迅速离开了自己的唇。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的令人窒息。Philipp低着头,尽量避免对上身旁人那爱欲和渴望快要迸发的眼睛。

Erik并不后悔刚刚的吻,他甚至希望可以再长一点。在Philipp看着他呆住的瞬间,他就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他无法忽视自己在那双眼睛里看到的和自己一样的直白的感情。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不吻下去。

「Philipp……我……你大概已经猜出来了吧……我……」Erik想要打破这讨厌的沉默。

「刚刚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Philipp打断Erik,他不想让那个早已经知晓的现实暴露出来,他宁愿自欺欺人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来逃避面对这份对他来说太过沉重的感情。

Erik被这种态度狠狠刺痛了,年轻人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就被绝望的不甘所取代,「那刚刚你眼睛里的感情是怎么回事!」质问就要脱口而出。

Erik确信自己的眼睛,他确信自己在Philipp的眼里看到了和自己同样的灼灼的爱!他从没这么确定过一件事!

「不!为什么?!」Erik低吼着,愤怒夹杂着委屈,以及绝望的哽咽。「你知道的!我喜欢你,Philipp,你知道的!」

Philipp想要拼命掩藏的那句话还是赤裸裸地暴露在了空气中。

再也不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了……Philipp就像谎言被当面揭穿的孩子,羞愤、绝望、迷茫,无力。「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们是职业足球运动员,Erik!我们不可能有未来的……不可能的……」

「我不相信!未来的事谁又能说得准!我现在唯一确定的未来是我会一直喜欢你……从现在到将来……」Erik的声音越来越哽咽,他知道自己即将跌入的是绝望的谷底,可是依旧拼了命的不想松开最后这只扒在悬崖边的手。

「………」Philipp低着头沉默。

又是这该死的沉默。

「Philipp,」Erik徒劳地做着最后的挣扎,「你为什么要用未来作为借口来逃避,只是因为避免未来的痛苦就封闭自己的所有情感?这和因为怕受伤就畏手畏脚地不去全力以赴的防守有什么区别?你尊重自己的身份,也该尊重自己的内心……」年轻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拼命压抑着悲伤的声音绝望地令人心碎。


林间吹来的风仿佛又回到了五月末的早晨,巨大的寒意顺着脊背慢慢入侵了Erik的六脏五腑,他知道自己在这片沉默里终究还是掉入了暗无天日的谷底。想要形成漩涡的从来都只是自己,最终溺水的也只有自己……






直到一双手覆在了他的手背上。




那只手掌心温度灼热的可怕,Erik觉得自己的手背要被烫伤了。

Erik有些不明白这个覆手的含义,他顿了一下,低着头侧过脸望向Philipp水中的脚踝。他不敢再直视Philipp的眼睛,他怕自己在那言不由衷的眼神里再看出什么,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情。


「Erik,」Philipp轻声唤他,Erik继续沉默着,紧要的下唇还在微微颤抖。

「Erik,」Philipp又唤了他一声,Erik依旧沉默。

Philipp没再继续,只是沉默着将自己的手由覆于手背变成了十指相扣。

Philipp握着Erik的手紧了紧,关节处挤压的疼痛使Erik终于抬头直视对方的眼睛。Erik眼神里藏不住的迷茫和惊喜还有瞬间暗淡下去的希望Philipp看得分明。年轻人直白的心绪全坦诚在显露在自己面前。他知道这样有多难得和美好。

Philipp没有说话,只是将双紧握的手拉起,在Erik的手背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Erik的眼睛里迷茫愈加多,理智从吻上Philipp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全然消失了。

Philipp见年轻人的眼睛里依然满是迷茫,他失笑,「这个年轻人还真是迟钝啊」,于是只得揽过对方的脖子,在那双震惊的眼神里,在唇上印下表明决心的吻。


也许是震惊中的年轻人反应很快,也许是爱到深刻的下意识,Erik没有放过这个吻。

当他主动回吻过去的时候,Philipp没有拒绝,只有一声呜咽的叹息消散在嗓子里。

当舌尖滑入口腔的那一瞬,当口齿交缠的那一瞬,当他知道自己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的那一瞬,Philipp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被这个漩涡吞噬了。

心甘情愿。



「就这一次,我选择沉没于这个名叫Erik的漩涡……哪怕……哪怕最终的结局会消失为一朵水花。」

那句未出口的叹息。



Erik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个吻中回过神来的,他只记得在那个巨大惊喜的瞬间,自己流泪了,他毫不知晓自己缘何流泪,只是在Philipp吻上自己的嘴唇的一瞬间眼泪就抑制不住的掉了出来。他清楚的记得Philipp最后吻上自己眼泪时的嘴唇触感,也清楚的记得结束这个吻时二人嘴里同时残留的咸涩的味道。

即使这样,他还想把这个吻定义为甜蜜的,即使这样。




「恋爱在侵蚀我 如地网天罗,

不顾后果 这贪欢惹的祸,

是谁在吞没谁也奈何,

是谁被卷入谁红颜祸。」






—————————————————

写在文末的碎念念

这一篇删删改改了无数遍,其实早在夏天未结束时就已经写完了这一篇,可是总是不满意,再加上话唠属性爆发,本想中短篇结局的结果又成了冗杂的一篇,于是索性将后半部分删去了。所以目前这篇文的状态其实只是原来构思中的前半部分,不出意外,后半部分大概还会以番外的形式发出,只是什么时候发出我就不知道了∠( ᐛ 」∠)_不过到这结尾其实也挺好(*/ω\*)

其实这一篇才是严格意义上的处女作,第一次动笔写同人。也是看了lofter上虽然不多但是内容精良的太太的作品,深感糖分摄入不足,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捂脸

欢迎大家批评指教


评论(2)

热度(13)